偶爾更新
偶爾靈感大爆發

停電那一檔事(納世)

※手機渣排版
※連續三次跳電逼瘋心智產物
※有大家一起住在戰艦上的設定。
※短段子,沒結尾
※要噴小力點(跑

當頭上的光源消失不見的那一瞬間,李世赫還正在全心全意的對付著遊戲裡的怪物。
「啊?怎麼停電了?空中戰艦也會停電?」愣了一會,在黑暗中的李世赫,慶幸著自己的遊戲機是不需要直接連結電源就能遊玩的種類,但手中的遊戲還沒停下,不能掉以輕心。
在經過了一番激烈廝殺之後,終於來到了遊戲的存檔點,眼見電力還沒有恢復,他把遊戲機存了檔關機省電,李世赫站起身子,眨了眨眼讓自己適應著少了遊戲機螢幕光的黑暗,由於是休息時間,整個環境都非常安靜,不過大概是位相力的關係,很快的他就能看清在黑暗中的周遭。
「這樣子下去不行啊...

※私設有

※盡力不崩角

※只是想寫寫看他們打架的樣子


褻神之鐮在地板上刮出一道道深黑痕跡,他毫不在意的繼續拉著鐮刀前進,半赤裸的足踩在充滿小石子且凹凸不平的地面上,疼痛對他來說也是沒有任何意義的,只要前往目標,然後讓一切被虛無審判,歸於塵就可以了。

這是他一直在做的事情,身為赫尼爾屬的他,拯救與淨化不是他的責任。


直到那天,他出現了。


他笑嘻嘻的站在迷途靈魂本應出現的地方,身旁的風之氣息快速流動著,最後結成了三色閃爍的結晶,亮的讓他眨了眨帶著混沌墨綠的眼。


「喔?你就是Arme說的,赫尼爾那邊的神使嗎?你好啊,我是Erbluhen...

消失 (AP中心)

他靜靜的飄著,深藍的與闇紫的空間碎片圍繞在他身邊,已經化身為赫尼爾的存在的他,墨綠色的眼瞳只是沒有任何目標的往前看著,形狀詭譎的翅膀飄動著,惡魔般的光輪緩緩的轉著圈,空虛與混沌吞噬著,最終,他變成了空心的,三根尖銳的柱子像是要取笑他一般,生長在他空洞的胸口之中。

右手還殘存著部分人類的外表,像是被強硬的撕開來一樣,赫尼爾的力量成為了他的內在,他還用著這隻手緊抓著那把破滅之鐮。

『一切,都會消失。』

赫尼爾的細語如此訴說著。

「我會讓一切都消失。」

他的鐮刀高高舉起,重重劃下,空間裂成了碎片之海。


是的,接受了毀滅,被女神遺棄以及遺棄女神的神使,面對的是沒有未來的...

消失 (Atm中心)

他靜靜的跪著,虔誠的低著頭,壯麗的羽翼在輕柔的白色光芒之下折射出聖潔的青藍光芒,由光帶組成的披風籠罩著他。

女神伸出手,溫柔的將他螢藍髮上那金色的神冠拿起,讓其消逝在這神之空間當中。

『Ainchase,你做的很好,你完美的達成了你的使命。』

她說,素白的手慢慢的撫上他的側臉,白與藍相隨的菱形瞳孔不明顯的縮放了一下,隨即滿足的淚水奪眶而出。

『現在,該是你休息的時候了,Ainchase。』

她慈愛的幫他拭去淚水,無瑕的聲音安撫了他。


是的,完美達成女神使命,奉獻自身並專心一致的神使,終將回歸他深愛的女神之下。


感動嗎?信仰從不動搖的神使問了自己。 ...

消失 (EE中心)

他靜靜的站著,身後的猶如藝術品的翅膀開始剝落,像是玻璃承受不住衝擊一樣,一片片的裂開、掉落,散成一圈光點。

由光帶組成的頭冠出現了一道道的裂痕,金色的護具支離破碎,不穩定的綠色微光晃動著。

深藍與淺藍交織的汙染痕跡不停的閃現著,從一開始的共存,到現在的反覆失控,明顯的告訴他已經沒有後路。

手指尖端也逐漸被透明侵吞殆盡,女神給予的時間已經所剩不多,或著早已超支借貸,面臨的只是必然的後果。


是的,介入人類過多,理解情感並沉醉在其中的神使,走向人類的心像,但卻是非人造物的他,必然滅亡。


後悔嗎?萌生情感的神使問了自己。    ...

半夜睡不著耕作一下 小段子

1.復仇龍騎士DOD3設定  架空AU

2.OOC有? 瑪莉蘇有?因為很重要所以要注意

3.文筆退步中(死

4.聽說是LPMM

5.很短....也不知道有沒有後續...

廢話太多不太好您說是吧?


正文下收


歌唱吧。

那可憐的、悲傷的、愚蠢的,歌詠者啊。

持續歌頌著這已經陷入不復永劫的世界吧。

神憐憫的看著。


青年張開眼,帶著微弱的睡意的紫紅異色雙瞳看著混雜著些許破敗的灰藍色天空,失去陽光的衰弱景象透露出這世界早已不被神明眷顧。

「EVE。」青年猶如喃喃自語般低語著邊從草地上撐起身子,好聽的嗓音含著一絲落寞呼喚著那...

【艾爾極短打】Apocalypse的小日常

※我的腦抽筋何時才會停?


大家好,我是Apocalypse,是一個主動型自我意識AI納斯德自走行動體。


什麼,你說聽不懂?那當然的,我可是主人最得意的作品,可不是你們凡人可以理解的境界。


你問我的主人是誰?天哪,這個年頭還有人不知道我的主人是誰?哼哼,聽了可別嚇到了,我的主人就是大名鼎鼎的Mastermind!


現在來聊聊我的主人吧!


我每天早上要負責叫主人起床,不然的話主人很有可能一直睡到下午才起來,要是睡到下午,主人起床時就會抓著我的身體對著我大聲說:「tmd睡過頭了!研究進度呢?任務呢?Apocalypse!你怎麼沒叫醒我!」


面對這種情況,不能進

手殘的紙雕產物

ADD一家,認得出來誰是誰嗎w?

昏(LPMM )

※做個防雷標記是必須的。

※下品低級無節操,文筆糟糕不負責。

※CP注意,勿跳自己的雷坑。


誰也沒料到會變成這種情況。


也只是一個小小的實驗失誤加上時空扭曲與元素送來的詭異藥劑,碰!

完美,就像藥物中毒一般,MM就這麼悽慘的中標,意識不清,喃喃囈語。


而LP也只能負擔起同居人的責任,一手就把MM給撈了起來,丟回兩人的房間裡。


「麻煩死了……」LP碎念著,他看著躺在床上的MM,純白的大衣被灰塵沾染,潔癖促使,他猛然一把大衣從意識不清的MM身上給脫了下來。


脫去大衣的他,沒有鍛煉過的身子看起來更加瘦弱,細白的頸項上的傷痕隱隱約約被襯衫衣領遮住,那...

世界之後(DEADD)

戰火遍野,最終局面無法挽回的展開。

老弱婦孺、鮮血、哭泣、斷肢,被強迫吸取能量而失去庇護光輝的艾爾之石。

「為什麼會這樣!」

被破壞的迴路、電子腦、線路凌亂的散亂著,被人類士兵踐踏的看不出原樣。

身著白色研究大衣的白髮男子怒吼著。「納斯德、納斯德不會叛變的!」

他紫紅色的雙眼望著戰場,機械士兵與人類戰士搏鬥著,電流與刀劍交織。

他用了一生窮盡畢生心血所造出來的最高完美傑作,用天地間最純淨的艾爾能量所驅動的高性能自主意識型納斯德,攻擊了人類。

「回答我!納斯德之王!為什麼要攻擊人類?」他緊抓能直接與核心運作處溝通的通訊器。「你做出錯誤的判斷了,快點叫其他Code指揮處撤兵!」

「...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